大棚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棚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干掉OEM自造主义者的抱负扯谈的乐趣shangjin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3-11 12:33:52 阅读: 来源:大棚膜厂家

干掉OEM:自造主义者的抱负 导语:OEM所意味的代工早已经是亚洲制造业的代名词,《远东经济评论》就曾经不止一次地将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地区所领导的代工产业列为封面。OEM,以及派生的ODM(可定制生产)模式被视为制造业经济的核心问题,但本地品牌如何走出OEM,走向自己制造,成为了新的产业焦点。

“中国大陆已经是无可置疑的世界制造厂,但是并不意味着中国大陆的企业能够彻底把握OEM模式的内外精华”,亚洲科技企业制造联盟的秘书长朴基贤在接受韩国《中央日报》采访时明确的提出自己的意见,之所以他会提出这个看似矛盾的问题,关键在于他们曾经对内地市场科技产品进行的一份调查报告。朴基贤介绍说:“整个亚洲虽然制造了世界超过63%的科技产品,但是在亚洲本地市场却并不是本地科技品牌占有控制权,亚洲制造产品返销亚洲的比例高达53%”。实际上国内科技产品制造企业确实存在这类问题,咨询界和商业界就曾经针对联想作为案例,探讨过OEM到底能走多远的问题。

OEM以外的方向

“所谓的国产笔记本、MP3、数码相机甚至移动存储卡都并不是销售企业生产的,台湾地区企业在内设立的工厂,以及引进自韩国的代工产品占领了国内品牌科技产品的大量货源”,IBM分销商李明伟向记者解释目前国内产品品牌的现状:“国内更多的企业都急于树立自己的品牌,DELL所树立的代工制造加直销的模式,几乎成为很多国内小品牌的梦想“楷模”,但是对于价格敏感的中国市场到底能承载代工模式成长多久”。联想成为了质疑OEM模式的标靶,作为国内最大的IT产品品牌,联想的笔记本和PDA是典型的代工产品,长久以来产业界始终对这种代工模式的得失争论不休。对于代工好的一面无可厚非,降低成本节约资源,为品牌行销商提供了丰富的专业操作空间,但是代工的副作用明显体现在核心技术缺乏。

其实商业界对于代工模式的利弊看得很清楚,代工支持者们的理由很充分,毕竟OEM和ODM模式早已经是世界品牌的常规经营方式,而且这种模式可以快速令企业进入市场。但是反代工,或者说代工模式怀疑者则更为坚决,因为核心技术和生产工艺是代工模式积累不到的。但是这些怀疑者却并不能为代工企业快速的提供一套非代工的循环模式,这也是造成长久以来产业界对代工意见分歧的内因。尽管联想、方正等国内信息产业巨头都坚持走代工模式,但是如何走出OEM以外的这条方向,确是长久以来产业界试图尝试的问题。

自造尝试

京东方在年初通过资本手段并入韩国现代LCD生产线及技术,以及武汉光机电基地的出现,都昭示了国内产业界所进行的努力,而华禹邦甲在不久前斥资数亿元试图推行笔记本国内制造销售模式,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分析道:“资本对于代工模式以外的尝试性突破是首要的问题”。实际上华禹邦甲背后的长春兰宝集团为这种尝试提供了坚实的资本基础,在深圳交易所上市的兰宝以前是军工企业,依靠其第一个民用项目君子兰洗衣机积累了第一桶金,此后依靠镁矿后期开发,一举拿下了为一汽生产的奥迪、大众等所有车型提供保险杠的长期大单。华禹邦甲的总经理周军介绍说:“现在‘国产笔记本电脑’确切的说应该是‘国产品牌笔记本电脑’,由于成本和技术含量的问题,国内没有一家是完全自主设计制造的,我们就是试图打破这种代工模式”。

实际上目前坚持自主制造的企业更多的都国企或者老军工企业的背景,从京东方背后的60年代酒仙桥电子工业基地,到华禹邦甲背后军转民的兰宝都是如此。对于代工与自造的比较,华禹邦甲总经理周军为记者进行了详细的比较分析:“代工模式固然可以依靠数量庞大而在元器件等基础成本上进行节省,但是内地的劳动力价格优势,以及自主开发所具有的主动性,综合衡量并不比代工模式逊色”。李明伟对于OEM以外的自造模式有他独特的看法:“对于国内自主生产,我们就是缺经验和尝试,如果永远停留在引进代工产品,那国内将只有品牌营销企业,长此以往整个产业空心化在所难免”。

代工:无法避免的同质竞争

回过头来再看OEM的中文含义:按原单位委托合同进行产品制造,用原单位商标,由原单位销售经营,就会发现OEM降低了国产品牌进入笔记本市场的门槛,成就了市场的繁荣。依靠代工模式不需要设立生产条件,重点在于营销的特性,在2001年之后国内笔记本品牌循序增长到30余家。但是整个市场却并没有因为中国国产品牌而收归“国有”,联想笔记本也仅仅是依靠强大的品牌销售能力与IBM在市场上打个平手,但是从利润角度看,国内品牌笔记本却并没有占到优势。周军分析道:“如果采用同样的代工模式,国内品牌厂商将难以与国际同样的代工品牌相抗衡,因为那些代工制造厂更重视国际大品牌,这从技术设计到OEM价格都能体现出来,所以国内品牌与国际品牌在代工模式下根本无法进行同质竞争,从而造成目前国际品牌高高在上,国内品牌虽然同出自一个代工厂,却售价和利润都不如国际品牌的尴尬现象。一旦面临竞争,除了价格战没有别的选择。”

目前渴望尝试完全自造的企业并不在少数,轿车界的上汽奇瑞,手机界的TCL和波导,液晶电视领域的京东方,但是都面临着自造模式初期缺少开发设计能力和经验的问题。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分析道:“仿造模式是一条不错的出路,韩国三星和现代汽车就是靠模仿日本企业打开的市场,但是面对知识产权时代,自主开发和制造能力成为了非代工模式企业最需要的资源”。华禹邦甲就引入了三星笔记本的独立设计团队为其进行笔记本设计,这非常像2000年末国产手机尝试自造时的状况。“从自主生产到自主设计是一个长期积累经验的过程”同时兼任IBM和惠普最大分销企业翰林汇董事长的周军,毫不避讳谈及华禹邦甲的自主生产设计能力,“但我们毕竟在尝试以前没人做的事情,代工模式只能成就一两个巨无霸企业,就像国际上的戴尔和惠普,但在国内目前看也不过联想一家略具雏形,别的企业不可能永远走代工模式,整个制造产业要想往新领域发展,就不可能永远龟缩在代工模式之后,走向自造将是必然的出路”。

导语:OEM所意味的代工早已经是亚洲制造业的代名词,《远东经济评论》就曾经不止一次地将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地区所领导的代工产业列为封面。OEM,以及派生的ODM(可定制生产)模式被视为制造业经济的核心问题,但本地品牌如何走出OEM,走向自己制造,成为了新的产业焦点。

“中国大陆已经是无可置疑的世界制造厂,但是并不意味着中国大陆的企业能够彻底把握OEM模式的内外精华”,亚洲科技企业制造联盟的秘书长朴基贤在接受韩国《中央日报》采访时明确的提出自己的意见,之所以他会提出这个看似矛盾的问题,关键在于他们曾经对内地市场科技产品进行的一份调查报告。朴基贤介绍说:“整个亚洲虽然制造了世界超过63%的科技产品,但是在亚洲本地市场却并不是本地科技品牌占有控制权,亚洲制造产品返销亚洲的比例高达53%”。实际上国内科技产品制造企业确实存在这类问题,咨询界和商业界就曾经针对联想作为案例,探讨过OEM到底能走多远的问题。

OEM以外的方向

“所谓的国产笔记本、MP3、数码相机甚至移动存储卡都并不是销售企业生产的,台湾地区企业在内设立的工厂,以及引进自韩国的代工产品占领了国内品牌科技产品的大量货源”,IBM分销商李明伟向记者解释目前国内产品品牌的现状:“国内更多的企业都急于树立自己的品牌,DELL所树立的代工制造加直销的模式,几乎成为很多国内小品牌的梦想“楷模”,但是对于价格敏感的中国市场到底能承载代工模式成长多久”。联想成为了质疑OEM模式的标靶,作为国内最大的IT产品品牌,联想的笔记本和PDA是典型的代工产品,长久以来产业界始终对这种代工模式的得失争论不休。对于代工好的一面无可厚非,降低成本节约资源,为品牌行销商提供了丰富的专业操作空间,但是代工的副作用明显体现在核心技术缺乏。

其实商业界对于代工模式的利弊看得很清楚,代工支持者们的理由很充分,毕竟OEM和ODM模式早已经是世界品牌的常规经营方式,而且这种模式可以快速令企业进入市场。但是反代工,或者说代工模式怀疑者则更为坚决,因为核心技术和生产工艺是代工模式积累不到的。但是这些怀疑者却并不能为代工企业快速的提供一套非代工的循环模式,这也是造成长久以来产业界对代工意见分歧的内因。尽管联想、方正等国内信息产业巨头都坚持走代工模式,但是如何走出OEM以外的这条方向,确是长久以来产业界试图尝试的问题。

自造尝试

京东方在年初通过资本手段并入韩国现代LCD生产线及技术,以及武汉光机电基地的出现,都昭示了国内产业界所进行的努力,而华禹邦甲在不久前斥资数亿元试图推行笔记本国内制造销售模式,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分析道:“资本对于代工模式以外的尝试性突破是首要的问题”。实际上华禹邦甲背后的长春兰宝集团为这种尝试提供了坚实的资本基础,在深圳交易所上市的兰宝以前是军工企业,依靠其第一个民用项目君子兰洗衣机积累了第一桶金,此后依靠镁矿后期开发,一举拿下了为一汽生产的奥迪、大众等所有车型提供保险杠的长期大单。华禹邦甲的总经理周军介绍说:“现在‘国产笔记本电脑’确切的说应该是‘国产品牌笔记本电脑’,由于成本和技术含量的问题,国内没有一家是完全自主设计制造的,我们就是试图打破这种代工模式”。

实际上目前坚持自主制造的企业更多的都国企或者老军工企业的背景,从京东方背后的60年代酒仙桥电子工业基地,到华禹邦甲背后军转民的兰宝都是如此。对于代工与自造的比较,华禹邦甲总经理周军为记者进行了详细的比较分析:“代工模式固然可以依靠数量庞大而在元器件等基础成本上进行节省,但是内地的劳动力价格优势,以及自主开发所具有的主动性,综合衡量并不比代工模式逊色”。李明伟对于OEM以外的自造模式有他独特的看法:“对于国内自主生产,我们就是缺经验和尝试,如果永远停留在引进代工产品,那国内将只有品牌营销企业,长此以往整个产业空心化在所难免”。

代工:无法避免的同质竞争

回过头来再看OEM的中文含义:按原单位委托合同进行产品制造,用原单位商标,由原单位销售经营,就会发现OEM降低了国产品牌进入笔记本市场的门槛,成就了市场的繁荣。依靠代工模式不需要设立生产条件,重点在于营销的特性,在2001年之后国内笔记本品牌循序增长到30余家。但是整个市场却并没有因为中国国产品牌而收归“国有”,联想笔记本也仅仅是依靠强大的品牌销售能力与IBM在市场上打个平手,但是从利润角度看,国内品牌笔记本却并没有占到优势。周军分析道:“如果采用同样的代工模式,国内品牌厂商将难以与国际同样的代工品牌相抗衡,因为那些代工制造厂更重视国际大品牌,这从技术设计到OEM价格都能体现出来,所以国内品牌与国际品牌在代工模式下根本无法进行同质竞争,从而造成目前国际品牌高高在上,国内品牌虽然同出自一个代工厂,却售价和利润都不如国际品牌的尴尬现象。一旦面临竞争,除了价格战没有别的选择。”

目前渴望尝试完全自造的企业并不在少数,轿车界的上汽奇瑞,手机界的TCL和波导,液晶电视领域的京东方,但是都面临着自造模式初期缺少开发设计能力和经验的问题。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分析道:“仿造模式是一条不错的出路,韩国三星和现代汽车就是靠模仿日本企业打开的市场,但是面对知识产权时代,自主开发和制造能力成为了非代工模式企业最需要的资源”。华禹邦甲就引入了三星笔记本的独立设计团队为其进行笔记本设计,这非常像2000年末国产手机尝试自造时的状况。“从自主生产到自主设计是一个长期积累经验的过程”同时兼任IBM和惠普最大分销企业翰林汇董事长的周军,毫不避讳谈及华禹邦甲的自主生产设计能力,“但我们毕竟在尝试以前没人做的事情,代工模式只能成就一两个巨无霸企业,就像国际上的戴尔和惠普,但在国内目前看也不过联想一家略具雏形,别的企业不可能永远走代工模式,整个制造产业要想往新领域发展,就不可能永远龟缩在代工模式之后,走向自造将是必然的出路”。

初级会计证报名时间

注册会计师就业前景

资本结构

增值税发票税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