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棚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棚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巨额资金借日本地震出没汇市疑似QE3

发布时间:2021-10-20 21:17:28 阅读: 来源:大棚膜厂家

巨额资金借日本地震“出没”汇市疑似QE3

巨额资金借日本地震“出没”汇市疑似QE3 更新时间:2011-3-26 10:57:11   51.8万亿日元相当于6423亿美元,日本央行在地震后的几天时间“名正言顺”地实施了“QE3”,但注入大量“血液”后的日本股市似乎没有根本性转机。

3月23日,日经225指数收盘下跌1.7%报9449.47点。24日,美元对日元仍在81.00区间企稳盘整;而80被视为欧洲央行再度干预日元升值的关口,这或许昭示日元再度走强的态势。

有学者认为,巨额资金没有真正作用于日本资本市场,而是“出没”于汇市,可能间或推高了日元汇率。

广东社会科学院“境外热钱研究”课题组组长黎友焕表示,日本地震的第三天,即监控到部分热钱流出;且不少资金流入汇市,或推高了日元汇率,“届时,如果日本政府不回收流动性,使之再度泛滥的话,套利资金势必会大量涌入中国。”

“市场反应过度了,”不过,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总监RichardDobbs表示,“日本注资对投资面的影响其实微不足道。”而一位决策层接近人士也认为,市场可能夸大了日元的表现与影响力,但目前确实也面临着跨境资金流动性风险。

疑似QE3

国际金融市场上似乎有两种力量在较量。一股是日本央行维稳注资,以及欧洲央行注资干预汇市以防日元升值;一股是趋利或救灾重建资金推升日元汇率。

而诡谲的日元可能并不会遵循官方意愿。香港沃德资产管理公司董事局主席卢麒元说,日元与港币情况类似,政府投入的现金没有进入实体,而被本地的大财团或主力机构囤积起来。“资金刚打进‘大动脉’,血液就被抽走。”

另外,在卢麒元看来,此次日元升值很反常,不同于神户大地震,其时正是美国经济繁荣,无需借助日本“过桥”;而这次地震的国际金融环境完全不同。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卢麒元说。他认为,天灾发生后日元强势景象,与其经济状况、实际价值不吻合,4月份也许会出现特殊情形。原本预计年底美国加息,可能现在会提前,美国QE、QE2的难度不是债发不出来,而是要将现金释放出去,输出通胀。

据业界不完全统计,日本地震造成的损失约2300亿美元,重建费用至少1000亿美元以上,全部完成重建需500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4万亿。据卢麒元估算,日本重建的相关配套动作将从下个月开始。但日本政府的负债结构不允许其再发债;因此,4月日本或将开始抛售美国国债,甚至包括未到期的美国国债,而这正好可以解决美联储难题。

事实上,有学者认为,抛美国国债惟一接盘者的是美联储——收回美国国债,释放现金正合美联储的心意。恰在此时,日本开始全球采购建筑材料、劳务输入等,等于大量释放流动性。

而日本事件也给投资者留出时间。“现在机构投资都在抛美国国债,下个月的‘抛售’将更为壮观。”卢麒元预测,上述操作一旦开始,恐怕就会形成对中国的QE3,“蹊跷的是,俄罗斯前段时间刚好出完了货,把握了抛售脉络。”

“不要忘记,QE不是美国人发明的,而是日本”,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向松祚说。

向松祚认为,日本地震之所以会让日元大幅度上升,主要有两个酝酿因素:日本人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搞量化宽松货币零利率。而在外汇市场,其零利率策略意味着很多人去买然后抛空;现在大地震之后的重建让外汇市场认为日元汇率会上升,于是交易者把澳元、欧元抛掉持有日元,这是上升的主要原因。

中信银行副行长曹彤认为,美国需要什么,日元可能就会向相应方向演进,这取决于美国的态度。

但就此RichardDobbs有着不同的解读,“市场反应的确过度了,可能对投资量仅产生1%的影响。”从全球范围来看,日本注资的量并非很多,尽管绝对量较大,但如果权衡亚洲在未来所需要的投资量,二者相比,注资量并不大。

一位央行接近人士也表示,市场反应过激,对整体金融市场的实质影响可能有限,但需极其关注跨境资金变化。

对策

不过,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上述不利情况发生,中国该如何应对?

实际上,有学者预计,在日本重建过程中,中国或将充当重要角色。这看起来是好事,但两头不讨好——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快速增加,却不可能跟随日本抛售美国国债。如此一来,中国两面“受敌”,一方面资产可能折损太大,一方面又被迫吸纳更多的现金。

“现在还看不到应对思路。”卢麒元说。

不言而喻,中国决策层亦极为关注此现象。而监测异常跨境资金的流动一向是国家外汇管理局的重头戏,其前不久就表示2011年将加强跨境资本流出入的统计监测和分析预警。

就中国的跨境资金而言,外管局1月的收汇结汇率80.5%,创下历史新高,包括央行的新增外汇占款数据均释放出热钱呈现加速流入趋势的信号。据悉,央行对此极为紧张,正密切关注事态进展。但2月数据尚未公布,无从判断。

黎友焕观察到,日本地震后,不少资金流出中国,但目前已有减缓,一旦形式稳定,全球泛滥的流动性还再度涌入中国,将加剧中国的通胀。

问题在于,“日本重建或造成中国通胀加剧背景下,除美国国债外,中国似乎很难让美元现金回到美国——这恰是一个死扣。”卢麒元说。他建议,应尽快分散外储投资,包括在资本管制政策上允许居民贷款或直接到海外投资。

其实,此前一度提上议程的《温州市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方案》并未搁浅。央行副行长易纲就此曾表示,温州个人境外直投试点政策还在走相关程序,正在研究之中。

向松祚亦建议,不妨从国家层面上鼓励资产全球分布,包括出台相关政策,让我们的国民与财产、产业等更加全球化,从而分散风险。

但是,“日本地震后7天所输入货币量已超过了51万亿日元。”曹彤认为,在资本完全开放且汇率自由兑换情况下,一个国家量化宽松,短期是救助国内经济,长期这些钱将向着可逐利的方向流动。届时,钱未必就留在日本。所以量化宽松短期收益是发放货币国家,长期受损是货币使用国。因此,对量化宽松至少应该有道义上的态度,而不能常态化,如需要达到什么级别才可以启用应急——作为一种极特殊的货币政策安排。

某种意义上,各国政府不同形式的注资,如大量单方向买入某种币种干预汇市,也是在注入流动性。

然而,“外汇市场一天交易量约4万亿美元,各国央行很难真正干预汇市。”向松祚说。

高明高空作业车租赁

静音发电机价格

北京铝合金花箱